抚州准分子眼科手术,

原标题:贩卖萤火虫(图)

每年5月到10月,是的“旺季”。

不过今年,濒危物种基金成员、萤火虫生态线联合发起人岳桦心情很不错,因为就在上月底,淘宝网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他激动地赶紧截图发到朋友圈。随后两周里,顺丰等快递企业都陆续关闭了萤火虫活体运输业务。

这几年,岳桦和他的伙伴们一直致力于萤火虫保护,并试图挖掘这条隐蔽的利益链。淘宝网这条通知的出台,在他看来堵住了一条“野外捕捉-贩卖-商业展出”的关键渠道。

2015年7月16日,河南三门峡豫西大峡谷音乐节放飞数万只活体萤火虫,吸引上千名群众“张网以待”。

贩卖萤火虫

萤火虫运输途中死亡率最高达75.8%

淘宝已禁售野生活体萤火虫

95%城市孩子没见过萤火虫“由于萤火虫人工养殖的业态不明,相关养殖证管理制度也较为地方化,淘宝网对此并无确切的审核能力。因此,若卖家声称其为人工养殖产物,淘宝网不予认可,视为野生产物处置。”看到淘宝网的消息后,岳桦很兴奋,似乎看到了萤火虫像过去那样在夜间漫天飞舞的希望。

近十多年来,这种小昆虫在群体和种类数量上都明显降低,几乎从人们视线中消失。据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付新华调查,95%城市孩子没见过萤火虫,几乎99%以上的农村群众都认为萤火虫是害虫。

岳桦也发现,除了一些较偏远的山区还能零星看到,很多地方因农药污染等问题,导致有“环境指标生物”之称的萤火虫几近消失。与之相反的是,越来越多商业活动上开始出现放飞萤火虫的环节,甚至会以“人造萤火虫主题公园”来吸引人群。

“那不是放飞,是在加速其死亡,甚至加速这个物种的消失。”岳桦和很多环保人士都对此异常反感。人为捕捉贩卖,已是萤火虫所面临的新威胁。

付新华在《2016中国萤火虫活体买卖调查报告》(下称《报告》)中提到,2016年野外萤火虫捕捉区域主要集中在江西赣州、海南屯昌、云南西双版纳,与2015年和2014年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岳桦则发现,除了以上三地,还有广西南宁周边以及云南景洪。

据相关统计,2014年到2016年举办过萤火虫放飞活动的城市,主要集中在华南、华中、华北和中部地区,每年举办的城市都在增多。近三年,举办萤火虫商业活动最多的是广东和浙江。

在淘宝网发布通知当天上午,记者在淘宝上还能搜索到贩卖萤火虫的店铺信息。淘宝页面信息显示主要发货地为浙江、深圳、广州等地,而实际上卖出的萤火虫均来自江西和云南等地。禁售通知下发后,绝大多数与活体萤火虫相关的店铺商品已被下架。

“虫头”的生财之道

岳桦的家乡就在这条链条的源头之一:江西赣州宁都县,国内捕捉贩卖萤火虫的重要输出地。对于萤火虫产业链,岳桦跟踪了两年。

2015年之前,对贩卖萤火虫,人们还没有那么抵制,岳桦很容易就找到了宁都当地最早捕捉和贩卖萤火虫的“虫头”。

经过与“虫头”、中间人以及村民的接触,岳桦发现“虫头”是到周边村庄去收购萤火虫,每只价格0.5~1元。

一开始没人相信萤火虫可以卖钱,但在“虫头”邀请一些村民吃饭、免费发放捕虫网兜和现场支付钱款后,捕虫大军随即暴增。

岳桦和付新华都曾在调查时看到,每到傍晚,成群结队的村民带着孩子骑着摩托奔向山间田野,他们不停闪烁摩托车尾灯吸引萤火虫,“萤火虫发光和向光是为了交配繁衍,这样一网打尽,很快就断了种群延续。”

捕获足量的萤火虫成虫和幼虫后,捕虫人会直接送到“虫头”那里换取现金。“虫头”则雇人在家里将萤火虫分拣到一个个矿泉水瓶中,“每个瓶子装50-100只左右,里面再放点细树枝和抹有蜂蜜的湿纸巾,保证萤火虫存活。”

“网上售卖的话,最贵能达到3-5元一只,最便宜也要1.5元左右。”岳桦说,如果购买数量少,这些萤火虫会由快递或城际班车送出;如果数量多,则由“虫头”亲自开车送去,因为萤火虫被捕获后,存活时间很短。在运输过程中,平均死亡率为22.52%,最高甚至会达到75.8%。

“后来抵制声多了,"虫头"们就支起大棚,称萤火虫是养殖的。”岳桦说,但其实依旧是靠野外捕捉。付新华掌握养殖手段,但每只萤火虫的养殖成本高达二三十元,“不可能靠养殖赚钱。”《报告》也显示,2016年在淘宝网上经营买卖活体萤火虫的网店已经达到了49家,较2015年增加28.9%,已经形成了非常完整的“活体萤火虫捕捉—收购—线上交易—线下大量批发配送—景区或公园内萤火虫放飞”产业链条。多数淘宝店所谓的“自家萤火虫养殖场发货”均是谎言。

“此前有些"虫头"找到我,让我别再往下调查了,还暗示可以一起干挣钱。”岳桦拒绝了,他了解到,2016年,保守估计有600多万只萤火虫被贩卖,大的“虫头”靠这一产业每年能获利60~100万。这些萤火虫,最终被用于楼盘开盘、公园主题活动以及婚礼等各种场合。(钱江晚报)

萤火虫保护 目前无法可依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昆明动物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梁醒财就曾提醒,中国萤火虫正从南往北呈加速消失的态势,其中青海、宁夏、内蒙古等省份已很难再采到样本。早在2007年11月,在天津举行的欧亚自然历史博物馆高层论坛上,与会专家表示:中国萤火虫正面临灭绝的危险。

“萤火虫的幼虫会吃那些对农作物有害的螺类、蜗牛等,是有益的。”但人为捕捉贩卖对萤火虫种群的影响很直接,岳桦举了个例子,2014年宁都县小布镇农民普遍每晚能捕捉1000只萤火虫;到2016年,每晚能捕到的只有300只左右,还得到很偏僻的地方才有。

“目前萤火虫毕竟不是受保护物种,所以农林局和畜牧局都不会管。”虽然国家林业局在不断呼吁保护,但目前萤火虫的境况依然堪忧,岳桦对此深有感触,他们在呼吁或阻止萤火虫商业放飞活动时,经常遭遇各种尴尬,“从捕捉贩卖者到商业活动组织者,甚至很多农林环保部门的官员都不理解我们的做法,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抓了几只小虫子而已。”(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马强]
20140606095201931.gif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